— 太阳花 —

[叶/王/方/乐]长路

谢谢葱白😚喜欢星星折线星星射线和……房疯。
四个大男人扎堆下跳棋的画面还是不能脑补,太诡异了……!
B市今天下雪啦😘

年年有鱼:

*给花花 @太阳花 的生日文,祝棋坛、楼盘早日争霸世界!


*没有CP,或者CP自由心证。部分梗取自寿星,琐碎的日常,和一些共同经历的小事




[叶/王/方/乐]长路




1.  


张佳乐要来B市,刚定下机票就收到两份友人的邀请,同时。  


只不过一个是打的电话,一个是发的消息。待张佳乐笑着跟王杰希说了再见挂了电话,才看到叶修的消息。  


多少年了,这人还是一副懒散的模样——从消息里就感受得到,邀请的话说得那么漫不经心,还附带一个抽烟的得意表情,也看不出是真心还是客套。不像王杰希,温和有礼又不让人觉得客气生疏,很自然的就应了下来。张佳乐简略地发了个拒绝的表情,那边也再没了回复。  


叶修内心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得意,反倒是有点微妙的尴尬。张佳乐说要来B市的时候,王杰希就在他身边,看着他戳开私聊窗口打字,然后自己慢悠悠地打开手机拨了过去。  


听到王杰希用温润如水的嗓音叫佳乐,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他把没抽完的烟捻灭,说大眼你专业拆台啊不厚道。  


可王杰希特别坦然,说张佳乐那么久没来了,总得玩得尽兴点。你家,住得不自在。  




2.  


叶修和王杰希谁家住得更自在张佳乐不知道,因为他哪家都没有去过。  


过去大家都还在联盟、还在战队里的时候,是朋友更是对手,各自的城市都去过许多回,也没有哪次会住到一起。张佳乐以前和王杰希私下并不是太熟,他觉得这个人似乎有点难以琢磨,不是太好接近。至于叶修,自他认识以来,又一直都常驻H市。  


B市要说张佳乐最熟的,是微草的治疗方士谦,也是他唯一登门造访过的B市人口。  


方士谦脾气不十分好,有点张狂又有点冷傲,跟微草小队长一派荣辱不惊云淡风轻的做派形成鲜明对比,反倒让张佳乐觉得没那么有距离感。  


他和方士谦同期退役,一个三亚心灰意冷,一个二冠意气风发,心境明明是大不相同,却在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凑到了一块。方士谦刚刚搬出来住,养了一只猫。张佳乐就冲着这个跟着他回了家,没留宿,逗猫逗了一晚上,感觉满心的暴躁和疲倦都被小猫的柔软安抚了。  


方士谦看着张佳乐耐心地把张牙舞爪的小猫安抚下来,也不禁生出一丝柔软的情绪。他开了包芒果干递给张佳乐,说以后闲了就过来玩。  


“退役也让自己放松段时间,别那么急着就投入新工作。”方士谦曾经这么说过,“我就打算闲个一两年,到处看看,也许出个国。”  


“那猫怎么办?”  


“寄养啊。不过肯定养大了我再走,现在还太小了。”  


“那说什么我闲了就过来玩,猫都不在。”张佳乐不满地撇撇嘴。  


方士谦望着天花板。  


“你要过来,那我就不走了。”  


小猫应和似的咪了两声,凑过来舔张佳乐的手指。大概是甜甜的味道不招猫的喜欢,它退了半步扭过脑袋,用屁股对人。张佳乐有点发怔,答非所问地回答了一句:  


“芒果干,挺好吃的。”  




3.  


刚到机场就被通知飞机晚点,张佳乐闷闷地把背包搭在拖箱上。  


“晚点多久?我过去接你。”  


“现在还不知道,本来定的航班就就够晚了,再晚估计都得后半夜了。”  


“没关系。”  


“……实在不好意思,你别麻烦了,我自己打车就好。”  


其实就算到了第十一赛季十二赛季,早期出道的那些老面孔们几乎都纷纷退场了,张佳乐和王杰希的私交也没变得更亲近。却自然而然就接受了这样的邀请,颇有点理所当然的意味。一直到飞机晚点,才忽然开始别扭地客套了起来。  


面对张佳乐的道歉,王杰希只是笑笑。  


“不麻烦,就算晚到4、5点也不要紧。我接你去看B市冬天的日出。”  


这个突然扔过来的浪漫砸得张佳乐有点发怔。他想微草的人是不是都有这个技能和癖好,热衷于出其不意地苏人一身鸡皮疙瘩。  




4.  


不过浪漫的精髓在于对方说出来时那一瞬的臆想,至于后面有没有真的实施并不是很重要。  


张佳乐的飞机没有晚太多,他们也没有真的去看日出。  


11月的B市气温已经降到了0度,后半夜的天空泛着明显的红,王杰希给张佳乐披上一条围巾,说明天怕是要下雪了。  


暖气还没有来,天太冷,张佳乐到了家钻进被窝里倒头就睡。第二天才发现王杰希家里也养了猫。  


他从浴室出来,浑身的热气一下子就散开了,冷得倒吸两口气。王杰希正在给猫用食器里加水,一只灰白斑的大猫正蹭在他脚边仰头看水瓶里咕咚咕咚翻起的水花。  


“好肥!”张佳乐喜欢猫,眼睛立马就亮了。  


“这只以前挺瘦的,爱折腾,上蹿下跳。自从绝了育就性情大变,吃得多睡得多,就成这样了。”  


“这不就是猫该有的生活嘛。”张佳乐裹起大衣,也像猫一样蹲在王杰希脚边。这一蹲,就发现窗帘底下还有一只,全身黑乎乎的,就一双绿色的瞳孔睁得特别圆,宝石一样闪闪发光。  


“居然养了两只!”  


“其实是两只半,”王杰希指了指沙发,“底下还窝了一只,因为常年见不到,所以算半只。”  


张佳乐大笑。  


猫有自己的名字。灰白的这只叫星星折线,性子有点孤傲,张佳乐揉了揉它毛,没躲,可再想要抱怀里,就被甩了一脸嫌弃。但王杰希招招手,星星折线就自个儿跳到他身上去了。  


张佳乐有点受伤:“不愧是魔术师的星星折线。”  


王杰希说:“其实星星折线不是我的猫,是方士谦的,沙发底下那只星星射线也是他的。”  


张佳乐“呃”了一声,问:“那黑猫是你的?叫什么名字?”  


“房疯。”  


“守护天使防风?”  


啧啧啧,养个猫还非得互起账号卡的名字,果然曾经说微草的治疗和新队长关系不好的谣言都是假的!张佳乐默默地闭上自己被闪瞎的心灵之窗。  


“不,是房价涨疯了的房疯。”  




5.  


阴天和下雪的日子都特别好睡觉。叶修一觉醒来已是下午,端着泡面开始在网游里虐菜。  


后来收到王杰希的消息,收拾收拾就出了门,结果刚出门就碰到了方士谦。  


“这不是叶神嘛,真巧啊”  


“方士谦啊,不是传闻你出了国移了民吗?”  


“出国的是你们嘉世的吴雪峰好不好,”方士谦一头黑线,“后辈们混乱也就算了,你跟我这儿搞什么都市传说啊。”  


联盟三大不解之谜,出国的究竟是吴雪峰还是方士谦——荣耀论坛都市传说板块热门话题之一。  


叶修呵呵两声,收起玩笑话。  


“我以为你还在外面考察呢,王杰希说都帮你养了两年猫了也没见你回来过几次。”  


“忙呗。”  


“忙着浪吧。”  


“彼此彼此。”  


两个人互喷垃圾话,一起走到了王杰希楼下,这才意识到双方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。  


“这下是真的巧了。”叶修夹着烟说,“王杰希跟我说三缺一,该不会是……”  


“……”方士谦掏出手机点开短信。  


王杰希:三缺一,速来。  


“空手套白狼,好哇。”叶修吐了口长长的烟,伸手掏钥匙。  




6.  


张佳乐跟王杰希提起了曾经去方士谦家看猫的事。那时候猫刚比手掌大一点,不知道是现在的星星折线还是星星射线。  


“应该是星折,星射是它的娃,刚两岁。”  


王杰希嫌方士谦给猫起的名字太长不好叫,于是一律简称。这一简称,名字就有点中二味道,像是中二因为要毁灭/拯救世界而反目成仇的兄弟。张佳乐默默地在内心演了一出星际大戏。  


后来在爱猫人士张佳乐坚持不懈的狗腿下,终于俘虏了星星折线的芳心。  


外面大雪纷飞,屋里面一人一猫趴在沙发上呼噜呼噜。  


屋子里开了空调,暖意十足,张佳乐摸着柔软的皮毛,手心干燥微微发热。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惬意。  


“你家真舒服。”他真心实意地赞美。  


“地段也好。现在的房价已经比我买的时候翻了十倍了。”  


很应景的,房疯踩着标准的猫步从窗帘底下走出来,优雅地跳上沙发的另一端。  


“所以没让你去叶修那边住。”王杰希也优雅地端起一杯茶,“叶神,挺穷的。”  


6.  


叶修在开门的时候打了个大喷嚏,转头问方士谦你心里骂我了。  


方士谦阴沉着脸说活该。  


先迎上来的是抱着星星折线的张佳乐,一脸雀跃:“好久没见啦,老叶,老方!”  


猫不太能记人,方士谦太久没回来,早被这种高冷的生物抛之脑后了。见了新入门的两个人,星星折线从张佳乐怀里跳下来,蹭了蹭叶修的腿,看都不看方士谦就趴回猫窝里去了。  


方士谦见了张佳乐开心,一扫先前阴沉的表情,倒是也不恼这个不认主人的懒猫。他把手里的纸袋子递给张佳乐:“你爱吃的。”  


袋子里是曾经张佳乐说过好吃的那款芒果干。他接过看了一眼,顿时被一种怀旧的暖意包裹了起来。  


“张佳乐,还是老样子啊,一点变化没有。”叶修一见张佳乐就又想呛他,“就算拿了冠军也总觉得脑袋上还顶着个二。”  


“叶修你怎么一把年纪了还为老不尊!”张佳乐觉得叶修真是破坏气氛神器,一秒就把他从对往日时光的怀念中扯了出来。他愤愤地撸起袖口,张大了手掌在叶修眼前晃:“看清楚了,世界冠军的戒指,有分量吧!”  


他脸上挂着十足十对叶修的嫌弃,眼睛里却盛满了骄傲和欣喜,还有一种认真的意气风发。明明是站在职业生涯的末端,却还透着一股正值黄金年华的冲劲。  


叶修笑了。  




7.  


说到职业生涯,他们四个人中职业年龄最长的是张佳乐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  


方士谦第七赛季退了就是真的退了,张佳乐复出的时候他还嘀咕了一句“小骗子”;叶修退退进进好几次,世邀赛结束后也终于回了B市定居;后来直到王杰希都退了役,张佳乐还在拼,不知疲倦。  


世邀赛落败的时候,张佳乐叶修先后蹲在苏黎世湖边上发呆。  


没想到叶修也会有这样失神的时候,张佳乐伸手戳了戳他背脊。  


叶修没精打采地说,哥都退了役,又被抓回来,满心想着再添个戒指这一只手五个指头就全了。这下没指望了,大拇指觉得空落落的。  


张佳乐看着自己的手思考了一会,把叶修胖揍了一顿。然后告诉他,世邀赛是没有冠军戒指的,友谊赛只是种宣传和试探,是为日后的世界锦标赛铺路。  


叶修看怪物似的看着他。  


逗你呢,我是领队我能不知道吗,认真你就蠢啦!  


张佳乐后悔刚才下手太轻。  


“世锦赛,我是真的等不到了。”回去的路上叶修拍着张佳乐的肩膀说道,“我看你嘛……再打个一两年是没问题的,到时候可得带个世界冠军回来。”  


“必须的。”张佳乐昂首挺胸。  


然而世锦赛却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么近。直到中国队在一年一度的世邀赛上两次夺冠,世界荣耀联盟才终于有了雏形。  


这一年赛季里,高英杰拿了MVP,王杰希退居二线做了教练。下一年,世锦赛开始,张佳乐离开霸图,开始真正的世界级征战。  


叶修其实并不觉得张佳乐属于职业生涯很长的那类选手。他曾经对张佳乐说,你这种华而不实的打法消耗太大,想要职业生涯长久一点,就该学会怎么收放——正面例子参照喻文州,反面教材参考孙哲平。  


结果张佳乐抓错了重点,拍着桌跟叶修吹胡子瞪眼睛:我的打法怎么就华而不实了!  


后来他也没改,他一直都没改。从最开始落败于一叶之秋被戏谑一套打法的乏味,到最后对方真心实意的关心,他都没有想过要换另一条路走,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下来。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,他说,我喜欢,仅此而已。  


然后他就一直打到了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职业高龄。  


叶修也曾经觉得不可思议,但现在他看着眼前这个人,一如最初相见时那般精神、纯挚,他又觉得理所应当是该这样。  




8.  


张佳乐的戒指看起来似乎是大一点,厚一点。  


但叶修咧着嘴伸出左手扣在张佳乐指间,说:“我左手怎么有四枚戒指啊,分量好像更重点,哎好沉啊。”  


“叶修你大爷!”  




9.  


那边鸡飞狗跳,这边王杰希已经把茶具和棋盘都布置好了。  


“你们是打算在门口叙一晚上旧?”  


看到王杰希,方士谦的脸色又晴转多云。  


“叶修怎么有你家钥匙,你什么时候跟嘉世的人走那么近了?”  


“感情好呗。”叶修得瑟。  


“第一,叶神住得近,钥匙给他方便来照顾猫,尤其是你的猫,一天不看能翻天;第二,他早就不是嘉世的人了;第三,照你这个逻辑,微草还是百花的宿敌,就不许佳乐过来住了?”王杰希慢条斯理地说,“是吧,佳乐?”  


“可是我都没有啊。”方士谦还是气。  


“家里明明有人他不按门铃,非要用备用钥匙……”王杰希瞥了一眼叶修,“就好比他手上那四枚碍眼的戒指,都是故意的,认真你就输了。”  


叶修呵呵,进屋把烟掐了往沙发一靠,就看到桌上摆好的跳棋。  


“这什么玩意儿?”  


“跳棋。”王杰希一本正经。  


“……我知道这是跳棋,你叫我们过来就是下跳棋?”  


王杰希点点头。  


“你说三缺一……好歹也摆副麻将啊,这里四个荣耀大神,加起来十个冠军,深夜密会,居然为的只是一盘跳棋?”  


“……你内心戏太多了。”方士谦坐在侧边的沙发上,把绿色营地转到自己面前,“在微草,跳棋可是休闲日常。”  


“因为王杰希能用跳棋算卦?”  


“要是叶神不喜欢,我们还可以玩这。”王杰希又从茶几底下掏出一盒飞行棋。  




10.  


由于张佳乐拒绝一切看脸的游戏,最后四人还是悠悠地下起了跳棋。  


抽签决定,张佳乐王杰希对家,叶修方士谦对家,把自己的棋先填进对方的阵营里就算赢。  


刚开局,棋子都在自家门口,局面和平得很。王杰希一口一个“佳乐”,张佳乐也一口一个“杰希”,方士谦简直听不下去,捏着棋子在茶几上敲得哐哐作响。  


“不要搞特殊,从现在开始,我们都叫对方全名,OK?”  


“什么叫搞特殊,这几个人里我只有叫你是叫全名的,也算是搞特殊,很公平啊。”王杰希说。  


方士谦一脸服气。  


叶修不说话,提着棋子连跳好几下,被张佳乐一把按住。  


“我靠老叶你会不会下跳棋!这都隔了三个空位了你家跳棋用飞的啊!”  


“跳棋就是这么下的。对称着跳就好了啊,张佳乐你别不懂装懂。”叶修比划着,递给王杰希一片芒果干:“对吧,老王。”  


“不对。”王杰希冷酷:“可以连跳,但只能隔一个空位。”  


“你到底会不会啊?”方士谦和张佳乐一起斜视叶修。  


“这……”一看三个人都统一战线了,叶修只好摸着下巴找台阶,“说明跳棋的规则也有南北之差。”  


“但是这里好像只有佳乐是南方人。”然而王杰希已然看透一切。  


“呃……那大概是H市的规则。”叶修再次尴尬担当。  


魔术师果然不是好收买的,他收回手把芒果干塞进自己嘴里。  




11.  


强调好了规则继续棋局。到了中场进入四方胶着状态,才发现谁都没把这一局跳棋当游戏,都卯足了劲想要赢。  


也许是因为做了很多年的对手,一旦对上,就不由自主地形成竞争氛围。张佳乐甚至觉得手心冒了汗,他微微抬头,看到他们脸上是一种他再熟悉不过的神情,那是每次在战场上都能看到的投入,激得人斗志昂扬。  


而王杰希和方士谦不愧是曾经把跳棋当休闲日常的老队友,在进入厮杀激烈的后场时,迅速显露出了默契。一开始布的局让他们能够互相搭桥,迅速进入营地,并阻碍对家道路。  


一盘跳棋下出了几腔热血。那种熟悉的斗志,想赢的心情,不管是在哪一个战场上都有着相似的青春快感。  


最后还是微草的老搭档在互助互惠中先后到达营地,分别赢得了冠亚。  


一下减少两个颜色,局面立刻清晰起来。叶修明显差的步数更多,他做深沉状:“我们之间出了叛徒,有两个人开黑了。”  


“技不如人就承认吧,”方士谦耸耸肩,“我们可没有过半句交流。”  


“不愧是一个队的,默契就是不一样。”张佳乐把自己的最后一个棋子归位,伸着懒腰往后一倒。“以前听说你们感情不好,瞎扯。”  


“我和他啊?”王杰希轻笑,转动手中的杯子,“开始确实互相看不顺眼过。好长一段时间他连队长都是不肯叫一声的。”  


张佳乐惊讶:“那后来是怎么磨合的,有什么契机吗?”  


“不需要,靠实力说话。”王杰希淡淡地说。  


方士谦抱臂哼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  




12.  


输的人要请宵夜。  


叶修烟瘾犯了,披上外套就先出门点了根烟。风雪已停,路上积了层厚厚的白。  


从温暖的房间里出来,凉风一吹特别精神抖擞。张佳乐心情莫名地好,哈着热气就往雪堆里扑,手里还搓了几个球扔过来。王杰希侧过身子让开了,叶修走在前面抽烟,也就方士谦跟着他一起闹。两个人在昏暗的路灯下跑了起来,追不动了就气喘吁吁地撑着腿,最后干脆整个人倒在雪地里。  


“真好啊。”叶修对跟上来的王杰希说,“看着他就觉得时间好像还停留在早期赛季里,我们大家都还是对手,为各自的战队殚精竭虑,又意气风发。”  


“是啊,从不知疲倦。”  


“其实你也还可以再打。”叶修看着他。  


“我一直都在,没有离开,微草还需要我。只是现在的战队需要新生代来改朝换代。”  


“能打,却退居二线,不会有些遗憾?”  


遗憾么?看着比自己年长的前辈都踏入了有世锦赛的新时代,觉得遗憾么?曾经有无数的记者这么问过他。  


“心中有江湖。”王杰希只是这么说。  


叶修点点头。他懂。  


心怀荣耀,就走到哪里都能是热血战场。  




13.  


张佳乐离开B市的时候没让王杰希送。  


他们在门口分别、拥抱。张佳乐说我会想念你们的,还有你家好像能拯救房市和世界的猫们。  


“好。”王杰希认真地看着张佳乐说:“有句话一直还没来得及说。”  


“世界冠军,恭喜。”  




14.  


在起飞前收到叶修的消息:“加油啊,张佳乐。”  


天空晴朗得过分,地上的雪还没化干净,薄薄一层反射着天光,整个城市显得特别通透明亮。  


张佳乐想起倒在雪地里的时候,方士谦问他憋屈了这么多年,终于拿到世界冠军是什么感觉。  


他眯起眼睛回忆,然后说,当拿到世界冠军时我才发现,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打得很开心,一点都不憋屈,即便那么多次与冠军失之交臂。  


不过在张佳乐戴上冠军戒指后,听着大家热情的欢呼声,忽然觉得心中还缺点什么。他从第二赛季出道,中途退过场,但最终又回到这个战场上。一直拼搏到现在,身边的人早已不是最初的面孔,这份长久积累忽然爆发的喜悦,他不可遏制地想与人分享。  


“有个特别想见的人在B市,就过来了。觉得这个人能懂我此刻的所有心情。”  


“那见到了么?”  


“见到了。”张佳乐看着昏暗中那点忽闪着的火光,笑着说。  


“世界冠军接下来什么打算啊?”叶修走近,伸手把俩人从雪地里拉了起来。  


“我啊,我觉得我能还能打。”  


“那可真不了得。”  




15.  


最终退役的时候张佳乐说:  


因为喜欢,所以从来不觉得那是一种坚持。  




-end-  



评论(15)
热度(342)